热线电话:
0536-8469566
案例分析
永安行遭遇专利诉讼 共享单车第一股存波折
案例分析

5月4日,共享单车企业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再次发布声明称,涉诉专利与公司相关业务在技术方案、功能方法等方面不同,不存在侵犯涉诉专利的行为。公司正在依法依规推进发行和上市。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周淇隽)4月6日IPO申请获中国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的准共享单车第一股近日遭遇专利诉讼。5月4日,共享单车企业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永安行)再次发布声明称,涉诉专利与公司相关业务在技术方案、功能方法等方面不同,不存在侵犯涉诉专利的行为。公司正在依法依规推进发行和上市。
  永安行强调,鉴于涉诉专利对应的业务对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贡献极低,2016年占比不到1%,因此,该诉讼所涉业务对公司经营活动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4月6日,中国证监会主板发审委公告显示,永安行IPO申请获通过。4月18日,江苏先联信息系统有限公司董事长顾泰来向中国证监会法律部、上海证券交易所、保荐机构中金公司送达了永安行涉嫌侵犯专利权的律师告知函,并在南京中院提起侵权诉讼。南京中院将于6月21日对此案开庭审理,并已向控辩双方发出传票。
  顾泰来是“千人计划”从美国引进的医疗信息领域学者。2010年他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2013年获得专利授权。申请时间上早于目前所有共享单车企业。顾泰来曾尝试做自行车租赁创业但没做起来。
  顾泰来是否是“碰瓷”永安行?顾泰来称,自己也有创业经历,理解初创企业刚开始很难事事做到合规、合法,所以看到共享单车遍地都是之后,想找优秀的企业去合作,“当时分析研究的是几家比较大的公司”。
  “我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新闻上看到永安行IPO过会的消息。如果强行冲关IPO就是所谓的带病上市、绑架股民,很可能对法庭造成不必要的干扰,这就是我请求证监会暂缓发行的原因。”顾泰来称,自己还没有与任何单车企业接触,提起诉讼后,“永安行通过别人问我愿不愿意谈,后来就没有下文了。”
  之后,中国证监会发行部没有因顾泰来提出的“重大事项”叫停永安行IPO发行,顾泰来又向中纪委举报了中国证监会发行部。
  双方激辩专利是否侵权
  目前,双方就专利是否侵权、侵权影响等相关事项存明显分歧。顾泰来认为,不仅是无桩单车,手机扫码的有桩单车也可能涉嫌侵犯其专利权利,由此质疑涉诉专利对应的业务在永安行整体营业收入中占比并非“不到1%”。
  永安行则主张,经发行人比较分析,并经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核查,顾某拥有专利属于无固定点取还车方案,而发行人手机扫码有桩公共自行车租赁业务属于固定点取还车方案,技术原理完全不同,不存在顾某所述的侵权行为。同时,顾某拥有专利与发行人无桩共享单车业务在业务实现的技术方案、功能方法、用车流程和方法步骤等方面亦完全不同,发行人不存在顾某所诉称的侵权行为。
  为打消市场疑虑,永安行在招股意向书中还提出“兜底”条款。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孙继胜承诺,若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分公司因其产品侵害顾某拥有的发明专利,导致任何费用支出、经济赔偿等损失,孙继胜无条件全额承担赔偿责任,或在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分公司必须先行支付该等费用的情况下,及时向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分公司给予全额补偿,以保证不因上述费用致使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分公司和公司未来上市后的公众股东遭受任何损失。
  顾泰来质疑,作为个体向一个公众融资平台做出的担保承诺,显然已经超出了其责任承担能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常年关注知识产权领域,她认为,对于这样一个基础性专利,共享单车企业在开展业务之前如果没有检索到,并进行谨慎的分析、采取相应对策,是不太明智的,在知识产权风险防范上做得不够。“因为专利授权之后都是公开的,被控侵权人不可以不知情来抗辩。”
  行业杀伤力几何?
  顾泰来的专利听起来很容易被等同于无桩单车模式。那么,顾泰来的专利究竟会对共享单车行业有多大的杀伤力?
  财新记者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显示,顾泰来申请的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包括用户终端、多台装有车载终端的自行车、运营业务管理平台和车辆搬运系统。权利要求书显示,运营系统特征是包括用户终端、多台装有车载终端的自行车、运营业务管理平台和车辆搬运系统。运营方法的特征是包括“用户向运营业务管理平台发出用车请求”,“用户找到相应的自行车、完成身份认证操作并开锁取车”,“用户使用完毕,运营自行车恢复代用状态”等。
  刘晓春告诉财新记者,从法律上判断是否涉及侵犯专利权利,基本原则是全面覆盖原则,就是看是否包含专利所有的技术特征。一方面要看字面意义上的侵权,指的是被告使用的技术符合专利权利要求中的字面含义;另一方面字面不同,如果经过专业比对发现功能效果等同,比方说只把按钮改成了旋钮,这样事实上也是侵权。
  现实中,相当比例的专利侵权案例的被诉方会直接申请专利无效,一方面釜底抽薪,另一方面也可以拖延法院审理时间。
  刘晓春在阅读顾泰来的专利权利要求书后表示,该专利的确是用技术模块的方式限定了基本的商业模式,而且基本都用了功能性限定的方式。“这就决定了保护范围比较大,称其为共享单车的基础专利倒也可以。对于专利权人来说,是否可能被无效,那就要看申请日之前有没有在先公开的技术方案或者产品。”总体来说,如果范围比较大,“被无效”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但都需要专业的比对研究。
  刘晓春认为,从侵权的角度来说,尽管这个技术方案包含了共享单车的几乎整个操作过程,但是也不一定都会构成侵权。遵循全面覆盖原则,要看某一款单车是否涉及到专利里提及的全部信号模块。例如顾泰来专利中还包含了车辆搬运系统,不一定所有共享单车都使用了,要根据具体的产品和系统情况进行分析。比如,小黄车通过手动输入密码开锁的方式,不一定会涉及到顾泰来专利里面提及的全部信号模块。“如果车载终端并没有包含这个专利里面提及的全部技术特征,那么也不能认为构成侵权,这就是全面覆盖原则的涵义。”
  顾泰来表示,侵权范围等问题的裁决在法庭,是否适用全面覆盖原则需要法庭辩论,他和永安行此刻的意见都只能称为“看法”。“我们对各自的‘看法’都有足够信心,否则就不会走上法庭。”
  顾泰来明确表示不会起诉其他共享单车企业。他再三强调自己的原则是“理性、合作”,不想得罪太多人。


诚信保证
十年行业专家确保成功率 核准率连续二年行业领先
效快捷密
一分钟出查询商标 当日办理次日下文
专业服务
一旦选择,终身负责 24小时人工客服多对一服务
正规经营
国家商标局备案代理机构 中华商标协会会员单位
独家承诺
不受理全额退款 下一件申请免代理费